紫贝壳

麻烦看下简介!叫我贝壳就好了,不是太太,不是太太,不是太太!当不起这称呼。墨香一生黑,墨香粉麻烦取关!KY,无脑黑别怪我骂人。只粉江澄,而且是杂食党!虽然初心曦澄,可是爬墙速度挺快,有CP洁癖的麻烦自己取关!雷点低,文笔一般,经常开重口车!受不了也麻烦取关!有什么建议可以评论,都会回复的...我是话唠。最近开学,更新不定。

【羡澄】战后

看好CP,不喜勿入!


这篇就当做接下来几个月长久不更新给大家的福利了,明明想写战损来着,结果还是走了温情路线......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608001383/4297811425561622


石墨链接:https://shimo.im/docs/hi0q6ZnGDzcgxho2/ 《战后》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call一下我家CP,辛苦你啦 @有劫 羡澄羡🔒了 ,来,坐我怀里上车😂😂😂

 @有劫 羡澄羡🔒了 对啊,不管你写了什么,我都喜欢的,能够在这个圈子里遇到你是最幸运的事,每一次和你的聊天都超开心,一起加油啊!


超喜欢你的😘😘😘


最近辛苦啦,给你寄护发素😂

有劫:

@紫贝壳 不过幸好我的这颗心超大,是你说的吧!!!(*๓´╰╯`๓)♡
(反之亦然?2333)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羡澄】一炮而过(下)

看好CP,不喜勿入!


魏哥骚话预警!


后续不知道什么时候更系列...反正重点是这炮嘛~(逃......)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608001383/4296728247048071


石墨链接:https://shimo.im/docs/0u2JtSMkwg0PZaCx/ 《一炮而过  下》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照例call 自家CP @有劫 羡澄羡🔒了 


以及 @独孤璃幽 这个催更的女人,还有答应艾特的小天使 @请叫我翩迁殿下 


大家自觉打卡哈~

那些年我们为码字所恶补的‘常识’

内容极度真实了……


我更新慢不是没有原因的QAQ,考据党伤不起啊.......


之前答应给我家亲爱的有劫写一篇民国背景的羡澄,然后就是疯狂泡图书馆,看中国近代史,近代风俗,上海三大教父...巴拉巴拉一大堆,连宋家三姐妹的传记都看了...望天,虽然不一定会用到,但是就忍不住想多了解一点那个时代,好让自己的行文不至于太突兀。


顺便庆幸一下学校对我这个专业是真好,能借一些其他专业借不到的书,像什么少数民族记事的研究资料什么的(等等,我为什么会想看这个😂😂😂)


PS:昨天在图书馆翻到关于一本二战间谍的书,爪子...蠢蠢欲动,算了,我不想的.......

有劫 羡澄羡🔒了:

我不是文手,为了写文我没有恶补过,哭了T﹏T


真心不是考究党,因为要是考究了,就要看好多东西,没耐心。其实以前有为了写文查过资料,看了一点点,放弃了,决定魔改😂😂😂😂


想起以前有一个抗战背景的脑洞,因为bug太多,大概写了五六份大纲,不管是故事,还是细节都被同桌一枪打死了。因为bug太多,从此再也不敢开这种脑洞了,会严重暴露知识不足。orz


林木晚夕:



刚刚和隔壁圈一个太太聊天。








1.我说我想把旧的那个鬼怪灵异的坑填上,她说,你填你填你填,








她还说我去看看你之前留的那个坑,如果好看的话我要来催你更新的!!








然后她直到现在也没来催我更新(凸








我接着说,为了更新我还专门买了山海经拜读





我还给她拍了照片,以示我的刻苦求学








然后我开始回忆








2.当初为了写黑道梗,我专门去问了父亲(医生)








我说人被子弹射中哪个地方当场不会死,而是挣扎15分钟后痛苦死去?








对!我想写受被枪打中苦苦等着攻来救他然后十五分钟回忆他们的生活,最后攻只来得及看他在五米开外咽气的场景!!!








但是我爸怀疑我是神经病。




然后深刻跟我讲解了肺,肺什么壁(我没记住,我就是没记住!!),然后什么隔膜????什么打到什么什么里面,就会什么什么什么????








最后我放弃了那个梗。








3.我还想写医生文就问爸,刚毕业的实习生可以上手术台吗?几年可以堪称专家?你们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多少岁?手术刀可以放口袋里吗?爸你会射手术刀吗?








我爸说你有毛病吧?








我不服气,亲自去医院里面观察。








哎哟,医生真是一个比一个……咳,那白大褂质量堪忧,大部分医生穿着丑死了,




啧,最帅的是保安小哥




手术刀你私自拿下手术台那是私吞公家财产,射手术刀…………呵呵








4.后来有了古风梗,




我就专门去了解什么叫连中三元,秀才是什么玩意,殿试基本流程








然后就是几品大臣穿什么颜色的朝服,上面印什么花纹








百夫长如何才能升到大将军,刀枪剑弓戟十八般武艺,








然后每日清晨背一首唐诗,提高自己的文化底蕴




嗯,背到第二天就想死了








5.然后丧尸梗




特意去下载了行尸走肉,看剧还是很愉快的








不过看着看着就吃不下手中的凉皮了








6.后来有了穿越回原始社会的梗








我真的不会做肥皂,而且蘑菇!这个只要回原始社会就会提到的东西!!什么原始人都觉得蘑菇不能吃,主角一回去,朋友们!好看的能吃,不好看的不能吃








我又连忙去百科蘑菇的分类,辣椒长在树上还是地上,花生埋得多深,








如何榨油?




皂角长什么样子?




如何播种小稻?




如何揉面?




如何烧制陶器?




如何制作陷阱?




如何叉猹?




如何偷瓜?








算了,写个锤子,随风飘散吧脑洞








7.很长一段时间想写民国,抗日战争,内战的团长,政委,军阀,作家……








然后发现并分不清卢沟桥、泸定桥???








顺便清末的梁启超说过国家之主人为谁?即一国之民是也这句话吗?








百团大战?淞沪战争?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智取威虎山????








8.也许写写古代宫廷比较好,再来个架空神仙老子都管不了你








…………………………皇帝每天忙得要死要活的!!!哪里有空谈恋爱啊!!!




等下,将军和宰相好起来了的话,皇帝会不会觉得危险然后砍头?








这不重要!!!








突然想写诸葛亮舌战群儒,不对,男主在朝堂之上,被一群猛汉围攻,气定神闲,坚持变法改革,为民众利益!!!








等下,舌战内容是什么?




古代都是怎么说话的?你好我是大锤子,汝??吾乃?臣是?微臣来自东土大唐???








等下,变法都是什么内容?








等下,发生旱情了,应该做什么?皇帝派谁下去?拨多少银两?








让我查查古代货币体系,职权体系…………再查一下中国地图,哪地方容易发生旱情,涝灾,民众又会往哪里跑……然后治理怎么治理……








啊,我觉得我都搞清楚之后可以直接上书中X海,发表我的国事见解








可是我搞不清楚……我想死








9.然后之前提到的这位太太,她跟我说,她也想开个新坑








最近一直在查资料,了解背景知识,然后还给我发了一张图












哦豁,厉害了我的哥。


【羡澄】一炮而过(上)

呜呜呜呜QAQ被羡澄的刀子捅到抑郁......


自己给自己糖吃,O到没有C!我要看羡澄甜甜的上个床!


看好CP,不喜勿入!


无脑开车,剧情不重要了!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608001383/4295899758908704


石墨链接明天补


好了,贝壳继续去哭了……

【澄湛+澄羡】一王两后(三)

看好CP!不喜勿入!


巨OOC了……


湛皇后VS魏贵妃第二回合


都说了蓝二公子小心机多得很😂😂😂


———————————————————


  魏婴半夜借口旧疾复发把皇帝从皇后宫中叫走的消息第二天就传遍了宫闱,不仅再一次印证了这魏贵妃深受恩宠,还让前朝也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据说蓝太傅回府后大发脾气,直骂那魏婴是祸国妖妃,狐媚惑主,连正宫皇后都不放在眼里。


  第二天一早,太后便派人传召了蓝湛,一番耳提面命,“忘机,你可是后宫之主,怎么让一个贵妃爬到你的头上?半夜把皇帝从长乐宫里叫走,安的什么心思!”


  太后入宫前也是将门之女,最看不惯后宫那些争宠的心思,如今这魏婴才入宫多久就敢给皇后使下马威,长久以往还怎么了得!


  蓝湛行了跪拜礼后开口道:“魏贵妃之前为国效力,征战沙场,落下不少伤病,还请母后体谅。”


  对于魏婴上战场一事,太后还是存了点愧疚的,本也只是不满魏婴下了皇后的面子,如今蓝湛都替魏婴说话,她也不好作个恶人,死揪着魏婴不放。只得提点蓝湛几句后让人离开,蓝湛默默听完也没什么表示,再次恭敬行了礼退了出来。


  见着蓝湛离开,太后按了按太阳穴,一阵头疼,“皇后就是太苛谨守礼了,才让那魏婴爬到头上作威作福。”


  这蓝家的二公子是太后亲自给江澄挑的皇后,自然怎么看怎么满意,加上蓝湛又是不争不闹的性子,更是讨了太后的喜欢。


  当年太后就不喜魏婴上蹿下跳的闹腾,执意把他和江澄分开,没想到魏婴居然为了能让她松口跑去参军,还干出了一番不小的事业。哪怕是迫于无奈点的头,其实太后还是挺认可魏婴的。可是给皇后难堪瞧就踩上太后的逆鳞了。


  送走了蓝湛,太后转头就差人去请来了江澄。


  江澄一向尊重母亲,也知道太后的用意,本来是做好了领骂的心理准备来的。谁知太后半句苛责都没有,倒是和他聊起了蓝湛。


  对自己这位皇后江澄是再满意不过了,知书达理又满心满眼都装着自己,生得芝兰玉树谪仙风采,是不同于魏婴的另一种景色。


  听闻蓝湛对自己深夜离开长乐宫不仅没有半句怨言,还给魏婴求情,心里的疼惜几乎要溢了出来。


  这人啊,怎么这么讨人喜欢呢……


  当晚批完了折子,圣驾去了长乐宫,并且接下来的三天里夜夜如此。


  中宫得宠,最高兴的莫过于太后了,派人往皇后宫里送了不少珍玩,蓝湛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谢过太后就赏赐给后宫众人了。皇后贤良的名声博了不少人的好感。皇后待人虽冷淡也好过那骄纵的魏贵妃,江澄也乐得蓝湛在后宫立威,竟是丝毫不曾过问,还赏赐了些蓝湛喜欢的字画茶叶讨他欢心。


  蓝思追蓝景仪清点着来自皇帝的赏赐,嘴都合不拢了,“二公子,你看陛下赐的这件玉枕,枕着睡最舒服了,看来是知道您睡的浅特意赏的呢。”


  几天前的夜里,两人一番颠鸾倒凤后蓝湛趴在江澄的胸口上,细细的和他说些平日里的琐碎小事,无意中提了一下他睡得浅的事,江澄当时就说给他送个玉枕来,他还以为江澄是说笑。那玉枕的原料极为难得,即使是皇室也就做了那么一块玉枕,都是江澄用着,太后都用不着。


  可现下,这珍贵的玉枕就合着一堆一看就是精心挑选过的东西送来了宫里。蓝湛只觉得口中的茶都是甜腻腻的了,可太后都没用过的东西他怎么好领了。欢喜过后还是吩咐蓝思追将玉枕包好送到太后宫里去,蓝思追应了刚准备离开,江澄便笑着跨进了宫门,众人齐齐行礼不迭。


  “怎么?你不喜欢这枕头?”说着江澄边伸手扶起蓝湛把人按在腿上抱着,蓝湛拗不过他,只好随他去了,“你给的,我当然喜欢,可太后还没用过,我怎么好用。”


  蓝湛还是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合礼数的不叫敬称,而是直接称你。江澄最吃蓝湛这种偶尔有些小放纵的姿态,恰到好处的娇憨,又不至于骄纵。左右今天没什么大事,江澄一把抱起蓝湛就往里间去了。床幔落下,衣衫尽褪,轻吟曼哼,众人识趣的退了出去,隐约听得皇帝打趣了一句,“送给母后,你就枕我胸口睡,那样睡得好么?”


  皇后专宠,魏婴倒不在意,不过安抚后宫的手段而已。可是江澄几日都没来见他,难免有些不开心,寻了个晌午,拎着陈情就去御书房找江澄了。


  几日不见,江澄也想魏婴想得紧,可是蓝湛又实在勾人,便把魏婴晾了几日。现在人都过来了,哪还有其他心思,揽过魏婴就要说些悄悄话。魏婴瞟见心思活络的宫人悄悄往长乐宫去了,和江澄耳翼厮磨一阵后就要给他吹笛子听。江澄知道魏婴吹得一手好笛子,挥挥手随他去了。


  听得御书房外远远的脚步声,魏婴勾了勾嘴角,故意吹了一曲江澄给他作的小调,五分的情意都让他绵绵的吹出了十分,蓝湛精通乐理,对曲里的缠缠情丝再明了不过,冷着脸让人进去通报。


  自魏婴进宫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两人同时在江澄面前出现。一个高束了马尾,玄衣窄袖,翩翩公子;一人披散着长发,云纹长袍,高稻出尘。两种风姿,都是极动人的颜色。


  瞧见蓝湛背了一把古琴,江澄饶有兴致,“忘机你这是?”


  “给陛下弹奏一曲,解解烦闷。”言罢,拨弦奏曲不提。


  江澄听罢,好笑的摇摇头,目光在两人间来回打转,没说什么,让两人都离开了。


  离御书房远了些魏婴开口道:“皇后可知道我刚刚吹的是什么曲子?”


  不待蓝湛回他,魏婴故意凑近了些,压低的嗓音满是挑衅,“是阿澄专门为我作的曲哦。”


  本以为蓝湛又会像上回那样生气,没想到一贯面无表情的蓝湛居然微微一笑,“那你可知我弹的又是何曲?”


  魏婴皱眉。


  “是帝后大婚时的祭乐。”



——————————————————

答应了小天使要艾特她 @请叫我翩迁殿下 


再call 下CP @有劫 羡澄羡🔒了 ,希望她如愿抢上手刹

   


  

【羡澄】意外之喜(上)

看好CP,不喜勿入。


有孕期play


和CP的联文,有她接的一段车,下去催她 @有劫 羡澄羡🔒了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608001383/4295151671797466


石墨链接:https://shimo.im/docs/BGPwm2cBeD8Yb06R/ 《意外之喜  上》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下篇已出戳我家CP @有劫 羡澄羡🔒了 :http://youjie2000.lofter.com/post/1f980ce3_12b8421e2

【all澄】欲中身(七)

微博链接:https://m.weibo.cn/5608001383/4295020297158423


石墨链接:https://shimo.im/docs/E5nFNtHHUXo8ZZss/ 《欲中身  七》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如果打不开请复制链接粘贴到浏览器打开,或者直接搜微博:九个铃儿响叮当


恭喜魏哥又拿了一章福利,撒花🎉😂😂😂


蓝大:想着关心弟弟,结果炸出了一个情敌


蓝二:做会饭的功夫师尊就给自己找了情敌


其实还有两个呢……😂😂😂


日常call CP @有劫 羡澄羡🔒了 

以及某个催更的女人 @独孤璃幽 





【羡澄】何事秋风悲画扇(一)

看好CP,不喜勿入!

文中的一些设定基本按照唐朝的来写,像宫殿、卫队、官职什么的,实在找不到确切的史料使用其它朝代设定会再作说明,其实还是架空😂😂😂但自己想这些好麻烦啊

——————————————————

失忆


罗纱帐轻摇慢曳,低风拂面微凉,凭栏长枝绿芽初冒。

“江澄失忆了?”金光瑶执起茶盏的手微微一顿,夸张的张大了嘴巴,那表情要多假有多假。

温情白了他一眼,“金大人不信我的医术也行,不然,您自己进去看看,然后再告诉我里面那位不是三毒圣手?”

金光瑶顿时语塞。

特意趁着今早停了连日来的绵绵细雨,金光瑶带了满满一盒的查抄单子进了宫。

宽大的金丝楠书案后,端坐的男子正批改着奏折,握笔的手指根根骨节分明,色如冰雪。

半响后,茶都喝了半饱,端坐的男子兀自岿然不动,金光瑶忍不住放下茶盏,哀怨无比:“殿下,您能看看臣花了三天整理出来的单子吗?您就不想知道那老贼背着您私藏了多少好货?”

魏婴头也不抬,“不看也知道富可敌国,想扳倒本宫自己还没点实力,温若寒又不蠢。”

金光瑶脸僵了僵,“不重要我刑部上下忙这好些天?”

 

用朱笔圈了几处错漏,魏婴总算抬起头看向这位外貌娇小却执掌刑部的年轻尚书,严肃道:“本宫要那些东西无用,那封文书...找到了吗?”

金光瑶面色一寒。

“不光是为了江澄,那封文书有多重要你我都知道。”魏婴把朱笔一掷,杀气暴涨,长发飞旋,甚至能够隐隐听见空气被撕裂的声音,“那是我云梦数万将士的忠魂!”

“忠魂永在!”金光瑶单膝跪下右掌握拳置于心口,墨色的瞳仁深处掠过一抹晦暗。

刚刚起身,一名宫人急匆匆的跑入殿中,未等金光瑶呵斥,来人已经开口道:“殿下,左相醒了!”

金光瑶挑了挑眉,“左相?”

他没死?

魏婴抬起头,神色欣喜,也不解释,撂下一句“跟上”便离开了。

刑部尚书眯了眼,赶紧追了上去。

两人甫一踏入大明宫的偏殿,就听见里头传来重物砸到毛毯上的闷响声。

“诶哟!”

“摁住他啊!”

“江大人...诶呀!”

...一阵兵荒马乱。

魏婴沉着脸跨步进去,四下一扫,还没来得及扫到什么,一声哀怨的控诉响起:“师兄!你管不管他们!”

拿着绳子准备捆人的温情浑身一僵......

紧随其后的金光瑶脚下一滑......

大明宫内,冷风嗖嗖而过。

所有人眼观鼻鼻观心,十分知趣不去看冷漠嗜血的太子殿下石化的表情,以及...仰着一张俊美脸蛋像一个小霸王似的颐指气使的江相。

呃……江相!

金光瑶指着江澄,十指作法一样抖啊抖,“这是左相江大人?”

床榻上的青年有着一张萧疏丰俊的面容,俊至极处让人挪不开眼光。却抱着被褥缩在一角,像被侵入了领地的猫炸开了全身的毛,杏眼瞪得圆溜溜的,目光澄澈,孩子气的鼓起双颊,对在场的人怒目而视。

也不是所有人......

至少对着魏婴,眼里有着深深的...信任。

魏婴险些迷失在这样的澄澈里,自从江澄十岁那年起,他再也没有用这种信赖的眼神看过魏婴,进退有度,目光冰冷,甚至偶尔会泄出一丝怨毒。

但是江澄的表现太过怪异,他又不得不提起警惕,“你叫我什么?”

“我好容易叫你一次师兄,你还不乐意了!”江澄越发生气,别过脸也不再看他。

魏婴眼中寒冰破开,溢出潺潺春水,“你叫我师兄......”

太子殿下手段毒辣,表面与人为善的笑眯眯模样,实际却是一位不折不扣冷酷掌权者。只有这个青年能让他露出不一样的温柔神色,魏婴四溢的杀气谁都能感受到,偏偏这个青年混不在意,歪了头瞟了眼太子,神态天真又带点孩童的狡黠,“你让他们把药拿开,我替你抄《尚书》!”似乎觉得这么明目张胆的收买不妥,江澄想了一会改口道:“算了,你给我弄几块饧(薄糖)来吧...干嘛突然要我喝药,真是的……”

......

江澄可谓是旷世奇才,一身武艺连一向不轻易夸人的聂大元帅都要赞声好。文采斐然,舞勺之年便是文试状元,蓝太傅都叹了句:“此子绝非池中之物。”金光瑶在未入朝前便对这位少年天才如雷贯耳,只是方才江澄一番举动宛若稚童,说不上疯了,可怎么看都不正常。

温情在一旁推测:“鸩酒可是剧毒,顷刻间就能取人性命,江相内力深厚虽能挨那一时半刻,但总会有些后遗症吧。”

不过话说回来,江澄失忆的时机未免太巧,也太古怪,不记得对他有再造之恩的温若寒,也记不清生身父母,反而对他十几年来的死对头亲近,虽然小时这两位间的感情确实令人艳羡。

金光瑶摸了摸下巴,有些不解。

魏婴眼睫一抬,看向沉默不语的刑部尚书,忠心耿耿的下属走上前,俯首低语:“左相真失忆假失忆,臣不懂。”额间一点嫣红似一滴血,萦绕着淡淡的血腥味,“但是,一只狼不会因为没了牙就不咬人。”

何况,现在的江澄还是一只谁都拿捏不准的疯狼。

登基大典不日便将举行,绝不能出现半点纰漏。

魏婴攥紧了拳头,却也没有否认。

故意向四周望了望,金光瑶一副才发现的懊恼样,“您的近侍温宁呢?他不在您身边护卫?”

没理会对方口气中的挪揄,魏婴摊开一本奏折:“调到江澄那里了。”

把自己的近卫调给江澄,是监视还是别的意思啊……

温宁即使一身怪力也不是江澄的对手吧?如果江澄真的图谋不轨还不如让温宁随行护驾来的作用大。

这下金光瑶是真的不想说话了,到底是自信左右卫的能力,还是自信自己能擒住江澄?

忽然又想起一件事,“要是不放心,为何不直接封了江相的内力?”

魏婴若有所思,“啊...还有这种办法吗……”

呵,根本就没有这种打算吧!

金尚书神色微妙,告退离去,在殿门前停了会,回过头看向兢兢业业的太子,叹了口气。

“臣还是想提醒您一句,狼,是养不熟的。”

静悄悄的御书房里是一室诡异的死寂,仿佛空气都凝固了,魏婴停下笔,目光落到遥不可及的远方。

他舍不得,哪怕可能是一个骗局,他也舍不得;那双黑黝黝的眼睛一望见底,干净纯粹,明澈得掩盖不下任何的算计——那是十岁前的江澄才有的眼神。

这是他的执念。

 

【羡澄】何事秋风悲画扇(楔子)

看好CP,不喜勿入!

不要看结尾,贝壳是甜文写手信我啊😂😂😂

——————————————————————

正月初三,深夜,无月无星。

正值新年,炮竹的硝烟尚未散去,温相府外明火执仗下禁军重重,铠甲冰凉。

书房里,年近半百的男人丝毫不受外边的金戈之气影响,兀自看完手中的信,然后将其投入火盆焚烧殆尽。

“爹!蓝湛带人冲进来了!”温相的二子温晁进门时脸色极其难看,尽管强自镇定,腿根仍是发颤。

祥云大椅上,刚刚及冠的左相抬起头,目光沉静,墨石般幽黑的瞳孔深不见底,“内眷都转移走了?”

温晁向来看不惯江澄这幅目中无人的样子,奈何温相器重这位义子,温晁再不喜也只能忍着。

“大哥带人走了,仆从也遣散了。”

“那些人呢?”

“早走了。”

江澄微微颔首,算是满意,温晁哪里忍得,温氏几十年的荣华一朝烟消云散,怎么能甘心!

“魏婴!”两个字温晁念的几乎咬断牙根。

屋内的烛火似乎有些刺眼,温相掩了双眼,道了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道理浅显,真到了这当口,谁又能甘愿放弃。

温相和温晁踏入密道后,江澄退了出来,合上机关,“义父,我留下吧。”

温晁没想到江澄居然还会这样自我牺牲,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温相早已料到的样子,看向自己的义子,“你想好了?”

“是。”

密道的门刚刚阖上,身着紫色五章纹官服的蓝侍郎带着几个金吾卫踢开沉重的檀木大门,挟着京城一月的寒风走进书房,如美玉雕琢的脸庞俊雅至极,只是严肃冷淡,一副不好接近的样子。

“江澄,温若寒呢?”

江澄微勾唇角,“不知。”

俊美锋利的青年手腕微抖,甩出一条紫色长鞭,烛光辉映间一袭青衣猎猎,轻轻巧巧的一个眼神,便有无尽威压滚滚而来。

蓝湛心神一凛,按住腰间避尘。额上划过一丝冷汗,是他心急了些,一心想擒住温若寒,忘了他这个文采武功皆是一流的义子。

若是江澄真打算拼个鱼死网破,蓝湛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成王败寇,你们输了。”

“可擒住义父?”

蓝湛咬牙:“他跑不了。”

江澄冷笑:“那倒未必。”

蓝湛眼中划过一抹可惜,道:“江澄你也是忠烈之后,何苦和温狗同流,弑君篡位,太子也保不住你。”

“弑君?”江澄笑了笑,笑意却未达眼底,“他下令弃我江氏时,可有想过会有今天。”

蓝湛皱眉,“什么意思?”招手示意金吾卫将书房团团围住,“江澄,无论今天你说什么,与温狗谋逆,毒害陛下,其罪当诛,如不就范,就地处决!”

四周刀剑出鞘,寒光闪烁。

如此险境,江澄视若无睹,淡淡道:“不必了。”

蓝湛微微一顿,想起什么,飞身去拦,青色身影依旧孤傲,一丝浅笑合着鲜血一起绽放在嘴角。

蓝湛征征的看着江澄。

怎么这人会傲成这样,连一句辩解都不肯,明明凭着他的身份...和太子的情谊,这事决计算不到他身上去......

“江澄!”寂静无声的时刻,一声暴喝从院内响起。

蓝湛回过头。

两列领军卫银甲寒凉,从层层金吾卫中分出一条通道,开口唤人的,赫然当朝太子——魏婴!

一双玄色螭纹翘头履点上覆着些许积雪的地面,狐裘翻滚间掠过了蓝湛,抱起青年,下令的声音谁都听出了颤音。

“叫温情过来,马上!”

意识早已模糊,视线不断拉黑,身体却骤然被一股清淡酒香的熟悉气息包围,江澄陷入浑噩的神智稍稍回复了些许。

努力聚焦了视线,果然看见那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

魏婴把他抱在怀里,用的力道有点大,被雨雪打湿的长发滴落了水珠到他脸上,有点冷,有点痒。

四周的卫士目不斜视,蓝湛也别开头去,噤若寒蝉。

魏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江澄,什么情绪都没有,安静得有些可怕。江澄也不打算去猜魏婴此时的举动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是绽开了一抹浅笑,“你来了......”

“嗯……”魏婴将狐裘拉下了些,遮住江澄的身子。

“你觉得我傻?...我也觉得......明知道会败,还去做......可是我不后悔,报我江氏的仇,报答义父......我大概,真的是罪人了吧……”

“江澄。”魏婴拂开他的额发,露出那双水光涟涟的杏眼,低语的声音坚定,又隐了些许温柔,“你不是,我知道。”

“你不是,是命运对你太不公。”

江澄微微睁大了眼睛,一滴泪划入鬓角,颤着唇,似乎还要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吐出两个字:“师兄......”

千山玉尘溅开白云苍狗,时光倏忽倒转物换星移。盛夏的云梦开遍粉荷,还是少年的他们无拘无束,逃了太傅的课去赏红荷菡萏,浅笑间回眸,天地间的光都在一身翻飞的衣袂和轻轻扬起的嘴角之上。

是魔障。

是执念。

魏婴握着江澄的手腕,跳动的脉搏在慢慢停止。

比起褫夺江澄一身的荣耀,流放蛮荒,这样不是很好吗……江澄还是最骄傲的模样,天都不能压弯他的半寸脊梁。

这样很好。

只是江澄会死。

江澄会离开他。

魏婴按住心口,那里炸开的疼痛让他血色尽失。

“殿下,姐姐到了。”近侍温宁小心翼翼禀告。

静默片刻。

“救人。”他注视着江澄,眼底是要和这天也争上一争的偏执,“不论结果如何,救他。”

......